兰州零食美食联盟

民间故事:全神庙传说!王大个儿与神秘少女结缘,得道成仙!

零点鬼话2019-06-26 13:16:09

从郑家屯向北走十多里,有一条已经干枯的河,叫巨流河。河岸上有一座庙,叫全神庙。关于这座庙,很多老人都会对你讲起一段优美的传说。

相传在很久以前,巨流河边有一个小村落,叫马家坨子,马家坨子附近有二十几户人家。

部落有一个姓马的财主。马财主为人狡诈,表面上看很和气,其实内心十分凶狠。乡亲们对他恨得咬牙切齿,可由于马财主财大气粗,乡亲们只好忍气吞声。有一年春天,从山东逃难来一个姓王的小伙子。这小伙子长得浓眉大眼,五大三粗,往地下一站,像座黑塔似的。因为他个子高,为人处世老实厚道,见过他的人都叫他“王大个儿。”



马财主听说屯子里来了一个壮小伙,高兴极了。他马上派人把王大个儿找来,让王大个儿给他当长工。王大个儿在马家坨安下身来以后,除了给马财主干活,还抽出身帮乡亲们干这干那。乡亲们看他憨厚朴实,都很喜欢他,有几个上岁数的老人还想帮他找一个姑娘,成个家,好在马家坨子过生活。

第二年春天,种子刚下地,老天不知刮的什么风,干打雷不下雨,乡亲们急得编了一条假龙在巨流河岸边日夜求雨。

四月十八那天,乡亲们又到龙王庙前拜神求雨。王大个儿因为马财主叫他耕河边的一块地,无法脱身去龙王庙,急得直打转转。

太阳快要落山时,王大个儿连饿带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他扶着犁一步三摇地向地头走去。走着走着,迎面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向他走来。俩人来到王大个儿跟前,小男孩满面带笑上前施礼:“这位大哥,前面这条河水有多深呀?”

王大个儿停下犁杖,望着哗哗流淌的河水,然后看着俩人焦急的神色,慢声拉语地说:“小兄弟,这河水有一人多深呀。”

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呢?”那个姑娘听后,脸色突变。

小男孩一听,一手拉着姑娘,一手拉住王大个儿:“姐姐,你不要怕。大哥哥,今天我和姐姐去赶庙会,回来晚了,渡口的船没有了,你帮帮吧!”

王大个儿紧皱眉头,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色,沉思了一会儿说:“这样吧,我牵着马,你拽住马尾巴,一吃喝马就能蹿过去!”

“太好了!”小男孩高兴得拍着手,连蹦带跳地叫了起来。

那姑娘微微抬起头,用两只大眼睛看着王大个儿。王大个儿卸下犁杖,牵过马,先把那姑娘扶上马,然后让小男孩拽住马尾巴,自己在前头牵着马一步一步向河里走去。

春天的河水很凉,走一步都刺骨头。但是,为了这姐弟俩,王大个儿一点都顾不上了。不知不觉,三人已到河中间,不知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那匹马一失前蹄,险些跌倒。这一下可把马背上的姑娘吓坏了。王大个儿紧忙上前扶住马上的姑娘。那姑娘惊恐之中从马背上落下来,正好趴在王大个儿的后背上,王大个儿趁势将姑娘背在背上。



三人走走停停,渐渐到了河对岸。姑娘羞羞答答地从王大个儿背上跳下来,拽了拽湿滚滚的衣裳,低声说道:“大哥哥,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。”王大个儿慌乱得不知说什么好,抬起头望望远方,不由得惊叫一声:“哎呀,天都黑这样了,你们姐俩赶紧赶路吧。”

姑娘抬起头,呆呆地望着王大个儿好一会儿,才拉起小男孩,一步三回头地向勃勃吐山下走去。

打那以后,王大个儿常常想起这件事,常常想起那姑娘和小男孩。

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,王大个儿又来到河边地。歇气的时候,王大个儿把自己的双手垫在头下,仰面躺在草棵里,似睡非睡地想着心事。忽然,耳边传来一声呼唤“大哥哥”。王大个儿从沉思中醒来,揉揉双眼向河边一看,河对岸有一个姑娘和小男孩正轻飘飘地向王大个儿走来。王大个儿定睛观看,几乎高兴得跳了起来。眼前这两个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姐弟俩;王大个儿急忙上前迎去。可这姐弟俩不知为什么没蹚水,却贴着水面向自己走来。大个子望着眼前的姐弟俩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只是傻乎乎地笑着。

小男孩一步跨上河岸,拉拉王大个儿的手说:“大哥哥,这些天你过得好吗?我可想你了。自从那天我和你分手后,我总梦着你。我姐姐也很想你,她天天夸你的心眼好,对人诚实。我今天一张罗看你,她马上就带我来了。”听小男孩这么一说,站在一旁的姑娘不好意思地说:“小弟,乱说什么呀?”没想到调皮的小男孩竟然钻了那个姑娘的空子,他笑眯眯地对姐姐说:“我可没乱说,是你自己催我快来的。”姑娘忙上前堵住男孩的嘴。小男孩一扭身藏到了王大个儿的身后。这一下可把姑娘闹愣了,只见王大个儿站在自己的对面,一双眼睛正呆呆地望着自己。

王大个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同一个姑娘站得这么近,他心呼呼跳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躲在大个子身后的小男孩见俩人相对无语,禁不住从身后跳出来说:“姐,你和大哥哥在这说话,我帮他种地去。”大个一听,忙说:“小兄弟,你太小,还是我自己来吧!”这时,姑娘一步上前,用恳切的口气对大个子说:“大哥哥,你放心让他去吧!”男孩一听姐姐发话了,操起鞭子,吆喝着马儿就种地去了。

河岸上只剩下姑娘和王大个儿。王大个儿慢慢抬起头,见姑娘面如三月桃花,微风吹来似落上一片红云。大个子一见姑娘正注视着自己,不由得低下头去。

“大哥哥,咱们坐一会儿吧!”姑娘见大个子那腼腆样,自己首先发话了。

王大个儿顺从地坐在离姑娘不远的土坡上。相视片刻,姑娘又开口说话了:“大哥哥,你家住马家坨,妻儿老小是否同居一堂?”

王大个儿长叹一声:“我哪里有什么妻儿老小。我老家在山东,因为家乡久旱无雨,才逃荒到此,父母年迈经不起一路上的颠簸,先后被埋入黄土。现在只剩我孤身一人,为马家耕种土地,混口饭吃……”姑娘听了王大个儿的自述,不由得流下泪水。她一边安慰王大个儿,一边从衣兜里掏出几个煮熟了的野鸭蛋,捧到王大个儿面前。王大个儿见此,不由得伸出双手接过野鸭蛋。



从此以后,姐弟俩天天来找王大个儿。每次都由男孩替王大个儿种地,姐姐陪王大个儿唠磕。天长日久,王大个儿和姑娘的感情越来越深,一天不见面急得猴跳似的。有一天两人在草地上订下终身以后,姑娘对王大个儿说:“王大哥,我看你心眼好,为人处世不存二心,我只好告诉你吧,我家住在勃勃吐山,如果你有什么为难之事就来找我,我住的地方你不知道,但你一过西辽河就能见到一棵大榆树。你在榆树的左边连拍三下,就能看见我。王大哥,俩的事不要告诉别人,不然的话,我就会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说完,姑娘用手一指,河面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弯弯曲曲的小桥,姐弟俩一前一后走向对岸。

时间久了,屯子里的人都说,王大个儿犁地不用犁杖,只要在地头一站,土地就会变成一片黑黝黝的波浪。可是,一旦人们向王大个儿说起这件事,王大个儿总是闭口不答,似乎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没有。

一晃夏天到了,马家佗一带的庄稼都蔫了,乡亲们吃上顿没下顿,只好到地里挖野菜。一连十几天过去了,屯子里饿死了不少人。马财主一见十分高兴,他想,发财的机会到了。有一天他站在屯子里的一个高台上大声喊叫:“乡亲们,你们没吃的了吧,我也是没办法,谁能弄几个金元宝,我就让大家渡过难关。”人们一听直摇头。这时候的穷人连锅都揭不开,到哪里去弄金元宝啊。

平时一向沉默寡言的王大个儿看着面黄肌瘦的乡亲们,心里十分难过。夜里,他刚刚闭上眼睛,突然那姑娘笑着向他走来:“王大哥,你忘了,我不是告诉你有什么困难来找我吗?你怎么不来!”说完,那姑娘又飘飘而去。王大个儿睁开眼睛,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。王大个儿再也睡不着了,他披上衣服,决心去找那姑娘,为乡亲们解除痛苦。王大个儿迈步如飞,一口气膛过西辽河来到勃勃吐山北面的老榆树下,轻轻拍了三下。

过了一会儿,只见山坡上走过来一个手提灯笼的人。走近前一看,是小男孩。男孩上前打招呼:“大哥哥,我姐姐知道你遇到困难了,请跟我去取乡亲们需要的东西吧。”说话间,男孩用手一指,勃勃吐山的北面立刻敞开一扇大门,王大个儿惊奇地随男孩走进山门。

只见那山洞里亮如白昼,一棵百年古木,耸立云间,满地的花草喷发着一股香气。在一个小楼门前,那姑娘笑容满面地向王大个儿打招呼:“王大哥,你早就应该来!”王大个儿走进小楼,见家什摆得整整齐齐,地中央的一个方桌上放着一个柳条筐,上面用红绸子蒙着。姑娘含笑走到桌前,让王大个儿先歇一会儿。王大个儿哪顾上休息,他恨不得把屯子里发生的事全告诉姑娘。姑娘好像知道王大个儿的心事,站起身沉思一会儿说:“大哥哥,我知道你来干什么。那不,桌上的东西就是给你准备的,你先吃点东西,然后把需要的东西拿回去。”

王大个儿伸手掀开蒙筐子的红绸子,发现筐里装着十几块金光闪闪的大元宝。王大个儿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,他给姑娘鞠了一躬,然后一口气跑回屯子。这时天光大亮,乡亲们正围在马财主家的门前。王大个儿一见忙喊:“乡亲们,都来取金元宝吧!”

乡亲们听到喊声,半信半疑地走到王大个儿身边。当他们确认是金元宝时都很惊奇,有的问:“王大个儿,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金元宝哇?”王大个儿什么也没说,只是把那十几个金元宝分给了大家。

马财主听到了喊声,开始以为王大个儿喊着玩,可出院一看,分给大伙的真是金元宝。他心想王大个儿是个长工,哪来的元宝呢?一定是偷的。这时马财主来到大个儿跟前说:“你哪来的金元宝?分明是偷我家的,家丁,快给我抢回来!”王大个儿气得一把拽住马财主说:“你凭什么抢我的金元宝?”马财主冷笑一声:“你哪来的金元宝,一定是偷的,我要到衙门去告你。”说完,一声令下,让打手将王大个儿捆着送到县衙。

马财主把王大个儿送到县衙以后,随手塞给县令几个金元宝。

县令见钱眼开,惊堂木一拍就将王大个儿打得皮开肉绽。

乡亲们听说贪官不间青红皂白就把王大个儿打伤,大伙抱着不平把王大个儿抬回屯子,为他擦洗伤口。有个小伙子心想,王大个儿平时和一样穷,哪来的这些元宝呢?王大个儿是诚实人,不会偷别人的东西,那这金元宝是从哪弄来的呢?我要向王大个儿问个明白。乡亲们经过再三劝问,王大个儿终于把自己遇到姐弟俩的事说了出来。乡亲们听了又惊又喜,一位上年纪的老人持着胡子说道:“孩子,你一定是遇到神仙啦,眼下你摊上这件事,只有找他们才能救你呀。”

乡亲们走后,王大个儿一人躺在炕上越想越生气,恨不得把马财主弄死才解心头之恨。对,应该去找那姐弟俩帮忙,王大个儿撑起身子,趁着夜深人静就上路了。

马财主听说王大个儿不见了,真有些害怕,但他表面上还装着不在乎的样子。

一天夜里,乡亲们劳累了一天都进人了梦乡。突然一阵急促的喊声,将沉睡的人们惊醒。家家户户打开门一看,是西辽河发了大水,往日平静的西辽河,现在仿佛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打着漩涡,吐着白沫,向马家坨扑来。这水势也真怪,沿着屯子中间的道走,围着马家的大院撞。马财主站在房上领着全家人看,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脑瓜:“这下可完了,我那几百晌地全完了。”马财主一边哭一边喊,水势不但没有减弱,反而围着他脚尖转。马财主左闪右躲,双脚没等迈步就被涌下房顶,顺着水漂走了。马财主的儿子见状,急忙带领全家人跪在房顶上直磕头:“河神,我爹作孽了。再也不敢欺负穷人了。你饶过吧,我给你修庙立位,唱三天大戏……”

马家的人折腾了一宿,天亮时水还真的撤下去了。人们定眼一看,家家户户门前没有一滴水,只是马家门口冲出条大沟,水顺着这条沟向西缓缓地流着。乡亲们心里明白,是那位姑娘替王大个儿报仇来了。

再说水撤之后,马家从县城请来驴皮影班子,唱了三天野台戏。马家为了保全自己的家业,还在河边杀羊上供。过了几天,他们又请了几名能工巧匠,在河边修起一座庙。

庙修好了,为神请位,可他们不知道河水里都有什么神,只好让一个落第秀才帮忙想办法。这个秀才闭目思量很久,方慢慢说道:“不知是哪路神仙,那一定全神都有才行。”于是把庙定为全神庙,把从马家门前经过的河叫巨流诃。

从此以后,人们再也不见王大个儿。有人说王大个儿吃了那姑娘的药,病很快就好了,他与那姑娘在山洞里结下百年之好以后,也得道成仙,他每天在勃勃吐山采药时还经常向马家坨张望呢。

长按下图,一键关注更多故事